惊春至

惊春至 (共118章)

作者:少梓不是勺子

言情小说 连载

最新章节:第118章 高热惊厥(2024-01-24 05:13:21)
简介:

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发表评论
类似小说
  • 重生八零养狼崽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旧欢新宠:老公爱不停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别怼我,顾先生!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纨绔农民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悟道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明德三十年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民间收尸人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游戏都市,开局爆炒疯狂戴夫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大夏第一太子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夺源族战

    架空+双重生+种田美食 莫惊春父母双亡,自小养在二叔家,性子懦弱。 叔婶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将自己拿去换亲,谁曾想相公是个不能人道的,动辄打骂。 五年来她打落牙齿和血吞,某日村尾那个来路不明的薄青山帮她说了句话,当晚婆家就污蔑她偷人,叫来村长要浸猪笼,她悲愤之余吓得一头吊死在门前那棵树上。 再睁眼,她重生在爹娘死后,她立志叫恶人有恶报,再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 至于成亲什么的……她只想躲得远远的。 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有一群人找上门来,说她的亲生父亲是荆州江夏郡王。 薄青山自小没了娘,父亲死后他懒理族人的算计,将家业都丢给大哥,寻了处水秀山青地隐居。 此处风景虽好,可惜人心不美。 有一日他撞见村头的受气包子又在被婆家欺负,实在不忍,出手相帮,没想到晚间就听说她被逼死了。 薄青山一直觉得这事是自己对不住人家,梦里常常给那姑娘道歉。 几年后他遭人暗害,一朝重生,又回到了刚来村子时。 这一世,除了找出暗害自己的凶手,他还要还这姑娘一条命,望她余生周全。 可当有一日江夏王府的人找上门来,他才发现原来受气包子原来是黑芝麻馅的。

    少梓不是勺子
    言情小说连载
X